主页 > 爱肾资讯 > 肾友家园 >

病痛中,书籍赋予我力量与欢乐

发表于2016-11-02 01:12 | 次阅读

       2006年11月底,一场横祸突然袭来,我被医院诊断为尿毒症。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晚,我的丈夫食不下咽,一夜未眠,本来幸福欢乐的家庭一下子沉浸在阴霾中。全家人都不太相信,像我这么快乐开朗的人,怎么会得这种病?为了进一步确诊,女儿和爱人又带我去了几家北京的大医院,最后,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

       那段时间,女儿刚辞职,正准备出国考试,知道我患病后不得不停止她自己的计划,又重新找到了工作。一天晚上回家,她眼含着热泪对我说:“妈,我给您换个肾吧,我的肯定和您更匹配……。”听到这一句话,我像被电击了一下,虽然为女儿所做的一切而感动,但我和她爸爸坚决不同意她这么做,我们年轻时付出的辛苦,不就是为了她的幸福吗?

       既然得了病,就勇敢地面对,想办法去治疗吧,2007年1月我开始做血液透析,前后共计做了3年半。透析期间,由于血管不好,血稠,经常出现透析通路堵塞。有一天,做插管手术时,由于出现血栓,颈部插管手术做了几个小时都不通,后来改做了大腿插管手术进行透析。没想到的是,透析时颈部出血,紧急转入病房进行了13个小时的治疗。当时颈部止血压着沙袋,大腿上刚插管不能压碰,脚上还在输液,急得我直上火,腮帮肿得吃不了东西,后背酸疼翻不得身,眼泪顺着肿成瓜一样的脸直淌,那时候真的是万念俱灰,悲戚的心境让我想以跳楼来做个了断。纠结之中,脑海里突然想起《季羡林谈人生》有这么一段话,“每个人都争取一个完满的人生。然而,自古及今,海内海外,一个百分之百完满的人生是没有的,不完满才是人生。”此时,爱人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让我这不完美的人生充满着阳光和活下去的动力。

       俗话说,祸不单行,2010年10月,爱人被确诊为胰头癌。在诸多苦难来袭时,季羡林老先生的“不完满才是人生”这句名言,一直激励着我与爱人一起,相互搀扶,以乐观的精神去克服病魔,为远在美国读书的女儿,支撑起一个完整、温馨的家。

       2011年7月,我开始改用腹膜透析进行治疗。腹膜透析后,我就不用再担心血栓形成,并且在家里我可以自己换透析液,比起每周要跑几次医院方便了很多。2015年5月,我又开始试用自动腹膜透析机,自动腹膜透析就更方便了,每天晚上睡觉前,通过简单操作与机器连接,机器就会按照设置的处方进行自动换液和治疗,我就可以正常休息了。从2007年1月至今,我在这八年多的透析治疗过程中,尝遍了人间的苦辣酸甜,也体会到亲人的真爱和朋友的友情,这些都成为我与病魔斗争不可或缺的动力。

       在与疾病抗争过程中,我总结了一些经验,在此和大家分享一下,希望对更多的患者朋友有所帮助。牢记“三多”“三少”:多想美事、多做好事、多行善事;少生闷气,少操闲心,少寻烦恼。按照自身实际,寻找心中快乐,如写作、“一日游”、散步、做健身器、交朋友、聊天、看书、读报、听新闻、看电视等等。不熬夜,早睡觉,早起床。管住自己的嘴巴,吃喝要有度:就餐时遇到含磷多的海鲜、或者具有发性的羊肉一般不吃;不喝饮料、不喝茶水;夏天太热时,最多吃一小块西瓜,平时每天吃点水果,不吃含钾高的香蕉、橘子;喝水、喝奶、喝粥等,使用固定的杯子或碗,最好限制一下数量。

       此外,读书可以净化心灵,补充精神营养。对我来说,书籍的作用更加强大,因为它延续了我的生命,使我的生活更精彩。2003年退休后,我就在某物业分公司工作,一做就是10年多。我生病后,边透析边工作,同时坚持读书,《季羡林谈人生》、于丹的《论语心得》、吕淑春的《放下便是快乐》、倪萍的《老老语录》、《青年文摘》等励志作品不断鼓励着我战胜疾病,赋予我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读书之余,我也把人生体会发表在报刊杂志上,前后共计有1500余篇,并获得北京市和煤炭系统好新闻奖。因为这些写作成就,从2011年起我还被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聘为了写作课老师。

       最后,我想对大家说,得病不可怕,在艰辛的道路上,和亲人朋友手拉手,心贴心,共同战胜疾病。同时也祝愿众多患者朋友和我一样能从书籍中寻找欢乐,去谱写五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