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末期肾病(尿毒症)

当肾功能仅为正常功能的15%以下时,此时肾脏已经无法有效清除体内代谢物及维持体液平衡,随着肾脏功能渐渐减退,肾友慢慢会出现尿毒症症状,如浮肿、恶心、呕吐、乏力、头晕、面色差,严重时出现心悸气喘,甚至神志异常。肾友应该根据医生的建议,在适合的时机开始肾脏替代治疗,以获得最佳的治疗效果、最好的生活质量和最长的生存周期。

世界扫盲日 |击破关于终末期肾脏病的八大谣言
中国是慢性肾脏病大国,慢性肾脏病的患病率为10.8%,即每10位成人中就有1位是慢性肾脏病患者,病友众多,对肾脏病的看法也各有不一,尤其当疾病进入终末期(尿毒症期)时,各色对“肾病”的谣言四起,这些“深入人心”的谣言,你中招了吗?世界扫盲日,让我们一起扫除肾病“盲区”,正确认识肾病。谣言一  只要最近没有尿蛋白,没有水肿等并发症,就说明病好了尿蛋白、水肿只是肾病的症状,对肾病的控制有一定的提示作用,近期无尿蛋白、水肿等并发症,只是提示病情得到了稳定控制。但慢性肾脏病是不可逆的,具体病情控制情况需经医生综合评估。肾友自己不具有评估病情进展的能力,因此,了解肾病控制情况,仍需定期去医院随访,有规律的随访可避免急性肺水肿、高血钾、酸中毒、肾功能急性受损等情况发生。谣言二  得了肾病迟早会透析我国慢性肾病的患病率为10.8%,其中终末期患病人群预估为100-180万,终末期肾病患者占所有肾病人群的0.8%-1.5%,一般而言只有当肾病进展到终末期时才需要进行透析等肾脏替代治疗。慢性肾病在3期以前时,只要科学合理控制,肾病进展相对较慢,甚至不会进展到需要透析的阶段。3期也是慢性肾脏病的关键期,如需了解CKD3期的相关知识,可查看文章:《关键点,当慢性肾病进入第三期》。谣言三  肌酐高就是得了尿毒症肌酐包括血清肌酐和尿肌酐,在评估肾功能方面,血清肌酐更具有参考价值,因此,通常说的肌酐指的是血清肌酐。血清肌酐虽然对肾病的进展有一定的提示作用,但肌酐高并不等同于尿毒症。肌酐可通过治疗进行降低。而尿毒症指的是慢性肾衰终末期,是各种慢性肾脏病进行性发展、造成肾结构损害和纤维化、肾功能进行性下降而引起的一系列临床症状综合征,是不可逆的。只看一个肌酐指标不能轻易的下诊断为尿毒症,应配合医生完善相关检查,进行积极地治疗。谣言四  到了终末期(尿毒症期)如果不换肾就没得救了终末期肾病患者占所有肾病人群的0.8%-1.5%。大部分肾病患者疾病稳定在终末期之前,无需替脏替代治疗。即使需要进行肾脏替代治疗,换肾只是方式中的一种,由于肾源缺乏及经济因素,目前大多患者采用血液透析或腹膜透析作为主要的治疗方式。随着透析技术的不断改进,肾友的生存率越来越高,许多肾友一边工作,一边透析。谣言五  一旦透析,生命就进入了倒计时,能不透析就不要透析当慢性肾病进展到终末期,表示肾脏受损已达90%以上,如果一直拖着不采取透析等替代治疗方式,肌酐、尿素及其它小分子毒素等就会在体内潴留,不仅对肾病控制无事于补,还会给其它器官造成不可逆的损害,甚至危及生命。相反,适时进行有效的肾脏替代治疗,控制毒素在体内的过度蓄积,减轻肾脏及其它脏器的继续受损,才是保证终末期肾病患者活的更好,活的更长的前提。谣言六  透析的人精神状态都很差慢性肾衰期患者本身会因为疾病进展,体内肌酐、尿素、其它小分子毒素等潴留,加上电解质紊乱及可能伴随有其它器官的受损,而精神状态较差。当错过了适时透析的最佳时期,病情进一步恶化时,精神状态会越来越差。相反,如果肾友接受了适时的替代治疗,避免了肾及其它器官的进一步受损,体内毒素得到及时的清理,反而精神状态会越来越好。谣言七  透析对其他器官伤害很大,很容易感染透析确实会存在一些并发症。血液透析并发症:心脑血管疾病、贫血、感染、营养不良、骨关节病变等。腹膜透析的并发症:腹膜炎、腹膜纤维化、代谢并发症、导管相关并发症等。但只要进行适当的护理,可有效减少这些并发症的发生。如果肾友在需要透析时拒绝透析,可能会造成心脏、消化系统、骨骼、血液系统等其它器官的损害,同时肾脏会进一步的不可逆的受损。谣言八  透析前要做很大的手术肾友在透析前通常都会做一个透前手术。针对血透患者,需要做动-静脉内瘘或中心静脉插管或隧道型静脉导管,具体根据肾友病情以及血管条件。血透在中国已经应用多年,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而腹膜透析在透前会做一个腹腔置管术,置管方式有手术切开法,腹腔镜法置管,盲穿法置管。目前比较常用的是手术切开法,其并发症较少,确切可靠,适用于大多数的将进行腹膜透析的肾友。我国的腹透技术已居世界高水平,对腹膜透析置管的经验也是非常丰富的。参加文献:[1]丁香医生.尿毒症.https://dxy.com/faq/2398; [2]慢性肾脏病一体化管理策略,医脉通,2017,8,21,[3]http://news.medlive.cn/neph/info-progress/show-131948_161.html;[4]刘聪慧,陈海平.慢性肾病3期诊断标准对老年人群的适用性[J]中华保健医学杂志,20 13 ,15(2):199-201; [5]王吉耀,廖二元.内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6;[6]中国腹膜透析置管专家组.中国腹膜透析置管指南[J],中华肾脏病杂志,2016,32(11):867-871;[7]齐太国,孟慧林,金讯波.中国肾脏移植的现状分析[J],泌尿外科杂志(电子版) , 2013 (3) :1-2;以上内容仅供参考,不能替代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建议、诊断、治疗及用药依据,如有身体不适,请及时就医。
阅读更多
儿科医者 徐虹:拯救尿毒症孩子
本文转载自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公众微信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文刊登于2015年8月1日东方早报身体周刊。穿过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熙熙攘攘的门诊大厅,来到小儿肾脏病和泌尿系统疾病诊治中心,空间一下子舒朗起来,温馨而祥和的诊疗室里贴着各种卡通图案,更像身处儿童乐园,而非让人望而生畏的医院。当徐虹走进来,她亲和的笑容与温馨的环境切合,很难不让人想起“仁心仁术”这四个字。图片系转载身为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党委书记、复旦大学小儿肾脏病和泌尿系统疾病诊治中心主任,多年来徐虹从事小儿内科肾脏疾病、风湿性疾病的临床诊治与科研教学工作,并带领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儿童肾脏病专业,在国内率先启动小儿慢性肾功能衰竭的综合管理和治疗,完成第一例自动腹膜透析病例和第一例儿童专科医院的 肾移植病例;建立国内第一个小儿遗尿专科门诊并成功举办中国第一届小儿遗尿专题研讨会;率先开展大规模的小儿尿液普查,以早防早治,减少慢性肾功能衰竭的发生;建立系列的专科、专病随访门诊成为医院的特色;在多方支持下,建立国内首个“上海市儿童慢性肾衰竭帮困基金”和“生命源泉儿科透析基地”。徐虹很忙,但她言语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和满足。她总说自己什么也没做,是患儿把医务人员的善良和爱心激发出来了,其实当她心里只有患儿时,自然也就看到了孩子们的需要。“作为他们的医生有很多可以为孩子做的事,这个职业的意义甚至远超出我现在的理解,我想为他们做更多事。”这一刻,外表温婉的徐虹看起来更像 一个充满力量的妈妈。募集小儿透析基金在日本攻读博士后时,徐虹惊奇地发现,很多做透析并接受肾移植的孩子都恢复得很好,不但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还可以生育下一代。可当时在国内,遇到肾衰竭或是尿毒症的孩子几乎只能放弃治疗,自此徐虹的心中埋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时至2001年的一个秋日,8岁的女孩莉莉(化名)在家中突然鼻血不止,到后来甚至大口往外喷血,家人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徐虹被请来为莉莉会诊,诊断后发现莉莉竟已是肾功能衰竭晚期,两个肾已经完全萎缩。听到这个消息,莉莉的父母顿时感到天旋地转。要知道,肾功能衰竭在儿童中的发病率是百万分之五到百万分之十,他们怎能相信,这么微小的几率,竟会降临到自己女儿的身上。这朵还未绽放的花朵,才刚刚享受到阳光雨露的一丝滋养,还未来得及向这多彩的世界绽放笑脸,就要开始面对狂风暴雨的侵袭。最令莉莉母亲费解的 是女儿向来状态很好,并没有特殊的不适症状,怎么这病就来得如此汹涌?生命不能等待。面对危情,徐虹提出,唯一可行的只有“腹膜透析”了,这是一种用“清洗液”来清洗体内“毒素”的治疗方法,而这些“毒素”本该由肾脏负责排 泄。一天一次的透析,把家里的积蓄迅速变成了药物。莉莉的父母和许多肾病孩童家长一样,对女儿的治疗充满了忧虑。在苦涩的境遇面前,莉莉那渴望生命的眼神 一次次刺痛父母的心,也坚定着他们与病魔抗争的勇气。万幸的是,四年求医问药的坎坷路途,一千多个日夜的坚持和等待,终于找到了移植肾的供体,当徐虹成功为莉莉完成肾移植手术后,莉莉也终于能一圆“上一整天课”的梦想了。莉莉是幸运的,由于全家的坚持让这个故事了有圆满的结局,可徐虹坦言,目前,中国约有200万儿童患有慢性肾病,由于一些先天或后天的因素,如先天性多囊 肾、遗传性肾炎、IgA肾病等疾病,其中5%至10%的孩子在儿童或青少年时期会发展为慢性肾功能衰竭,这其中的部分患儿会发展到终末期肾衰竭,需要进行 肾透析或移植以维持生命。仅上海地区,以16岁以下孩子百万分之一的发病率计算,一年就会有新发尿毒症患儿30名左右,每年新发病人数以20%速度递增。但不可否认的是,透析的治疗方式每年的花费约需7万元,若是没能找到匹配的肾源,家长们每年都需要支付这笔治疗费用。同时,加之家长恐惧等原因,徐虹接触到的半数以上患儿家属在面临是否让孩子接受透析治疗时,甚至选择放弃。“其实,这非常可惜,他们完全可以享受到现有的医疗技术,完全有可能获得正常的学习与生活,因为腹膜透析、血液透析、肾移植技术等,都可使慢性肾病患儿逐渐摆脱疾病的折磨,大幅提高生活质量。”在为患儿惋惜之余,徐虹更愿意积极地行动起来。“医者父母心”或许在徐虹身上是最好的体现,为了不让患儿放弃治疗,徐虹决定自己来为透析患儿解决治疗经费问题。开始总是举步维艰的,徐虹清楚地记得在2002年六一儿童节那一天,她拿着电话本请科室的医护人员一起,把和儿童相关的饮食店、服装厂、玩具厂等企业的电话都打了一遍,以期望得到一些捐助,非常遗憾的是,几乎没有人愿意捐款。第一批捐款来之不易,徐虹带着孩子们出席过大公司的新年晚会,也去音乐会的舞台上讲述过孩子们自己的故事。孩子们坚持着,努力地想活下来,腹膜透析必须每天透,小龙是一个遗传性肾病患儿,为了节约,他省着透,间隔几天才透析一次,最后心脏功能受损,在来医院的路上就走了。徐虹总说,真的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最终上海市儿童肾衰帮困基金向徐虹抛来了绣球,“第一笔20万元的捐助到位后,再也没有患儿因为经济原因放弃治疗了。”说起孩子,徐虹总是满目温柔。该基金成立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捐款的行列中,直至2010年6月,还进一步扩大至“生命源泉-龙华古寺基金”,每年都有数百万元资金用以向全国儿童尿毒症患者提供救治和帮助、仪器购买、健康宣传教育、医生护士教育,还可根据需要为患病儿童制定自动腹膜透析计划或血液透析计划。在家自动腹膜透析病魔难夺少年志,江西尿毒症患儿柳柳不愿意放弃学业,每天他都背着透析液袋子上学。莉莉也不甘心从此就与病榻相伴,从二年级到五年级,始终三地奔走,把家庭当作了课堂,把医院当作了课堂。孩子们坚决的求学之心深深打动了徐虹,同时也有一个问题始终萦绕在她心头:“究竟怎样才能更好地帮助到这些肾脏病患儿?”虽然腹膜透析治疗对慢性肾功能衰竭儿童而言,在一定程度上可改善症状,但每天的透析花去孩子和家长大部分时间。2010年,国际上已推出一种自动腹膜透析机器,许多孩子盼望能有一台自动腹膜透析机,这样患儿就可以携带机器回家,依靠它在夜间睡觉时自动透析,早晨起来时即可像同龄儿童一样背着书包上学了。同年,在徐虹的推动下,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成立了“生命源泉儿科透析基地”,这是中国内地第一个针对尿毒症儿童设立的“透析基地”,透析基地首批便采购了6台自动腹膜透析机,以租借的方式免费提供给需要的学龄患儿。当这些仪器一一交到每一位需要透析的孩子手中时,仿佛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一起用他们浓浓的爱心,为这些慢性肾功能衰竭患儿插上希望的翅膀。徐虹说,慢性肾功能衰竭儿童的肚子上都有一根管子,这是他们的生命线,远比玩具来得更重要。患者及家属经过教育、培训,掌握腹膜透析操作后,便可自行在家中进行腹膜透析。借助全自动腹膜透析机,每日夜晚在睡眠中执行透析即可,白天时间可以正常工作、学习。5年来,由原来只有6台腹膜透析仪,扩大为拥有50台腹膜透析仪、3台血液透析仪,基本可以满足需要透析的孩子的需求。目前也已成为国内最先进、规模最大的儿科透析基地,特别是腹膜透析规模,更是世界排名第五。直至今日,已经至少69名病患儿童得到项目资助,其中10余位儿童成功获得肾源进行肾移植,彻底摆脱尿毒症侵扰。图片系转载双筛查“早防早治”肾功能衰竭早期往往没有明显症状,而且中国的孩子没有尿筛查的习惯,以至于一旦检查出来就已发展到晚期,这种现象比比皆是。多年的临床经验让徐虹意识到,创建合理的筛查模式以便早期发现和干预肾脏病显得至关重要。2003年徐虹率领团队做了多项调查后发现,使用尿试纸来为孩子做尿液筛查,不但操作简单,且检出率也很高。于是从2003年开始,在上海市卫生行政部门的大力支 持下,由儿科医院牵头,通过上海市儿科学会肾脏学组的多方面努力,在上海市范围内开展大规模的小学生尿液筛查,每年为新入学的孩子进行免费的尿液筛查,不少孩子在此次免费筛查中发现有慢性肾脏疾病,检出率约为1%。经过十二年的坚持,最近儿科医院的一个数据让徐虹很是欣慰。五年前儿科医院肾脏科住院的病人中以4期、5期晚期病人为主,而如今,2期、3期的病人明显增多。“这个明显的数据变化可以看到终末期肾脏疾病患者已有明显减少,这不得不承认‘尿液筛查’起了关键作用。”徐虹进一步解释道,首先是筛查本身会发现一批慢性肾脏病患儿,同时也加强了家长的检查意识,以后每年会带孩子检查,从而更有效地早期发现肾脏病。“早发现可以早治疗,至少一半的肾脏病可以早期治疗,国外很多数据也显示,经过尿液普查,整个红斑狼疮肾炎、急进性肾炎的透析比例都已明显下降,因为早期发现可以及早进行治疗,孩子也不需要发展到透析的地步。”徐虹所构筑的儿童慢性肾功能衰竭综合防治体系中还包括超声筛查。随着对肾功能衰竭病因的深入分析,徐虹发现相当一部分儿童肾病是先天性畸形导致的,而这部分 患儿通过尿筛查是无法发现的,若是等到肾衰竭晚期才就医就会耽误病情。因此从2009年开始,徐虹对部分高危新生儿实施超声筛查,一旦被筛查出来,那么患儿在2岁之前便可以进行手术,康复率自然会大大提升。交谈中,徐虹很少提及个人,但“团队”这个词屡屡出现,她一再强调今时今日学科的发展,团队作用功不可没。她说,儿科医院小儿肾脏病和泌尿系统疾病诊治中心有一个理念十分突出,那就是“病人的需求就是金标准”。专家简介徐虹,1962年出生,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现任复旦大学小儿肾脏和泌尿系统疾病诊治中心主任、复旦大学肾脏病研究所副所长、复旦大学风湿免疫过敏研究中心顾问、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肾脏科学科带头人、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党委书记等职。
阅读更多
乙肝肾炎熬成尿毒症撒?可不是媳妇熬成婆哦~
参考文献:1.肝炎和肾炎为什么常常相遇?搜狐健康.2015-03-102.乙肝相关性肾炎.好大夫在线.2012-07-163.乙肝性肾炎的四大饮食注意.99健康网.2013-08-074.乙肝肾炎是什么?中华康网.2012-8-12
阅读更多
年轻人也会得尿毒症 以下几点需要注意
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患上尿毒症,这与他们的日常生活习惯是分不开的。研究表明,大多数尿毒症的发生都与不良的生活习惯、不健康的饮食习惯有着密切的关系。除了各类疾病外,熬夜、不正确用药、精神紧张、压力大、暴饮暴食、酗酒、运动不当、中毒等等都是引发尿毒症的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由于年轻人在心理上不够重视身体健康,加之尿毒症早期症状不明显,等察觉到不适时,往往为时已晚,不少人已发展为尿毒症,此时只能进行透析或者肾脏移植。      因此,预防尿毒症,要从日常生活习惯入手,定时体检,避免做伤肾的行为,保持健康的生活状态!以下这些伤肾的行为一定要避免发生。      1、憋尿        憋尿会导致尿路感染和肾盂肾炎,这类感染一旦反复发作,会引发慢性感染,不易治愈。      2、不喝水、少喝水、猛喝水      肾脏接受的废物远远多于其他器官。肾脏最重要的任务是负责调节人体内水分和电解质的平衡。将生理活动所产生的代谢废物随尿排出,但在其进行这些功能的时候,需要适量的水分来进行辅助。      3、熬夜        人体各大器官,基本是遵循自然规律,日落而息的。入夜了,人体的各大器官也需要休息。长期熬夜的人,就算没得尿毒症,肾脏也可能存在其他不同程度的损伤。      4、过度劳累        强度较大的工作导致身体疲劳,从而引发肾虚症状。其次用脑过度,巨大的工作压力和生活压力导致精神无法放松,脑力劳动累,也可能伤肾。      5、口味偏重,摄入过多盐分        盐分摄入太多,会造成假性口渴,摄入过多的水分,加重肾脏的负担。  
阅读更多
慢性肾病的症状有哪些?生活中如何预防尿毒症?
提到慢性肾脏病,很多人首先想到的不是早期的慢性肾炎,而是让人心生恐惧的尿毒症。可见人们并不是不知道慢性肾病,而是还不够了解慢性肾病,误把慢性肾病与尿毒症划上了等号。而慢性肾病治疗的关键就在于早发现早治疗,才能让我们有更大的机会远离肾衰竭。所以,想要早发现早治疗,这些慢性肾脏病的一些症状不容忽视。      1. 排尿异常      肾脏是生成尿液的器官,尿液再经肾小球滤过后,肾小管会重吸收有用的物质,然后剩余的废物就是尿液。当肾脏受损后,肾脏结构遭到破坏,肾小球滤过功能及肾小管重吸收功能都可能受到损害,可想而知,尿液的排出也会发生异常。尿量异常包括:尿量减少、夜尿增多、泡沫多、颜色异常等,都要考虑肾脏是否出现了病变。发现这些情况也不要慌,尽早去医院检查,才是最重要的。      2. 血压异常升高      一般来说,长期高血压能够造成肾脏损害,慢性肾脏病也可能导致血压升高。如果遇到突发高血压,但没有高血压家族史,尤其是年轻人,必须要引起注意,警惕肾脏是否出现了问题。      3. 肾性水肿      引起肾性水肿的原因有两种:一是肾小球滤过功能下降,而肾小管对水钠重吸收尚好,从而导致水钠滞留,二是由于肾友出现大量蛋白尿,从而导致血浆蛋白过低引发所致肾性水肿。      4. 尿液异常       尿液异常包括血尿、蛋白尿,很多人发现得肾病都是因为出现了这两种情况,所以一定要引起重视!此外,有的肾友还会有贫血、发烧、关节疼痛等全身表现,肾功能出现严重异常的可有恶心、呕吐、严重乏力、口中有尿素味等症状。      慢性肾病根据不同的类型,发展成尿毒症的时间有快有慢,有的甚至长达数十年。但是,如果平时不注意饮食控制和定期随访,就可能加速疾病的进展,以至于患上尿毒症。那么,生活中慢性肾病肾友应该如何预防尿毒症呢?      首先要注意饮食,不健康饮食会加速肾脏病进展。其实饮食不光是一种文化,更是对身体健康的一种调养方式。对于肾病肾友来说,饮食就更显得重要了,所以一定要慎重对待。其次是不要熬夜,要注意休息。再者就是要控制盐的摄入量。最后一点就是要定期随访,时刻关注身体状态。  
阅读更多